秦始皇>>秦史图库>>孟姜女河血浸黄沙大战韩赵逃兵

孟姜女河血浸黄沙大战韩赵逃兵

更新时间:2011-03-26 09:38 互动:大秦王朝 点击次数:

  近两个月过去了。再说秦昭王闻讯晋城、济源方向赵齐两次出动七十万大军,楚军北渡黄河七十万阻住赵齐两军南下,这才大惊失色,对其母亲宣太后的先见之明更是口服心服。因这时他心里很明白,若不是楚军及时渡过黄河阻击赵齐联军,顷刻间秦军就会全线崩溃,甚至会有覆国的危险。后又闻悉齐赵使人游说郑太后,受到郑太后严词斥责,这才有些感激。这两个月,秦昭王一直在招募兵勇,筹集粮草。四月,汉中、武关两地各三万秦军奉命赶回咸阳,秦昭王即命大将王彪(王剪的祖父)率汉中、武关两地六万秦军连同新招的四万兵勇共十万押送大批粮草火速赶往安邑支援。


  王彪接命即率汉中、武关五万秦军先行,另五万随后押送粮草赶往安邑。王彪五万秦军于四月底到达安邑,王彪援军一到,宣太后即命赶赴济源,从晋中调回向寿,命王彪为正帅,向寿为付帅,统帅晋城、济源全部三十五万秦军,于五月三日向新乡发起总攻,随后赶来的五万秦军留在安邑接应新乡晋中粮草。又命吕梁、临汾五万秦军开拔晋中,听从白起指挥,命白起为正帅,左更为付帅,统帅晋中四十五万秦军,于五月五日向晋中发起攻击。


  五月三日,秦军三十五万从焦作出发,兵分三路向新乡发起新一轮总攻击。虽然韩王下令全民皆兵,但这些百姓既没经过训练,也没上过战场,又没正规武器和盔甲,因而人数虽不少,但却经不住战场搏杀,用作守城还可以,野战则不行。秦军一发起攻击,韩、赵联军就连连后退,根本无法与秦军正面对决。可怜的是那些被韩王全民皆兵的百姓,拿着锄头镰刀和木棍怎与如狼似虎的秦军对战呀!秦军见韩王全民皆兵,一见韩人便杀,一个不留。十来天过去了,秦军接连攻克修武、武歩、原阳、新乡(县邑)、获嘉等五座城池(县),韩、赵联军和韩民全都退到新乡(州),无路可退了。


  正是韩王的全民皆兵,使得无数韩民生命涂碳。虽然十天连失五座城池,付出了三十多万全民皆兵的韩民生命,但却遏制了秦军的攻势。秦军在这十来天面对面的攻坚战中,斩敌三十多万(绝大多数是全民皆兵的韩民百姓),可也伤亡近十万。韩王的近二十万军队和十万赵军尚存,因为他们至今还没有真正与秦军作正面的生死对决。这时,韩、赵联军抓住秦军疲惫,伤亡惨重的机会,全部拉出,就在现在新乡的大召营镇和孟姜女河一带,摆开架势准备与秦军作一场生死的较量。秦军对韩、赵联军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惊讶,秦将王彪这才意识到:韩王是先用无数韩民百姓的生命来消耗秦军有生力量,然后再用韩赵联军生力军来击败已疲惫的秦军。这时,秦军未伤能战的只有二十六万,而韩、赵联军是二十九万,其中十万赵军自开战以来并未真正战斗过,可说是以逸待劳。王彪、向寿随向秦军下达决战的死命令,三万伤兵留守获嘉和新乡(县邑),王彪率十万秦军迎战十万赵军,向寿率十六万秦军迎战十九万韩军。


  五月十七日早上,大战开始,王彪的十万秦军与十万赵军战于现在新乡大召营镇的十里铺和八里营一带,向寿的十六万秦军与十九万韩军战于孟姜女河一带。战斗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双方都是以"进者生,退者死"作决战令。秦军虽连续作战,但斗志却盛。从早上八点多战到中午十一点多,整整三个小时的胶着混战。


  孟姜女河一带,向寿的十六万秦军与十九万韩军斗得难解难分,双方都倒下一批又一批的战士,孟姜女河岸到处是死尸,河水都被血染成红色。三个小时过去了,双方都已倒下了一半的军队,剩下的一半虽都疲惫不堪,但依然都杀红了眼,谁都不肯后退,莫非真的要同归于尽么?说真的,秦军要不是人数比韩军少三万人,那韩军一对一肯定不是秦军的对手。


 


  十里铺和八里营一带,王彪的十万秦军与十万赵军战况也很激烈,这是一对一的较量,秦军勇猛,赵军也不弱,秦军连续作战,赵军以逸待劳,而赵军的骑兵战斗力本来就比秦骑稍占优势。无疑,双方缠斗两个小时,赵军必获全胜才对,可为什么战了三个小时依然难分胜负呢?哦!原来是这样,秦将王彪对秦军下了"进者生,退者死"的决战令,所有将士都以死相搏,而赵将没有向赵军下达这样的命令。其实,赵军援韩的目的是击垮或击退秦兵,把韩王变成赵王的傀儡,并不想以命相搏,同归于尽。三个小时过去了,双方死伤都过了三分之一,秦军略多了一些。可剩下的也已都筋疲力尽,连战马都气喘呼呼了。王彪扫视整个战场,知道秦军死伤较多,不能再这样和赵军缠斗下去,否则,后果会更严重。于是,下令全军撤退至获嘉邑。赵军见秦军撤退,也不敢追,因为赵将知道,将士战马都疲惫不堪,要把王彪的十万秦军杀光,十万赵军肯定也剩不到一万。向寿见王彪撤退,也下令全军撤退至新乡邑。韩军就是想追也没力气了,只好收兵回新乡邑。


  这一战,秦军伤亡过半,死十一万,伤三万多。韩赵联军也伤亡过半,死十二万,伤四万五千,其中:赵军死二万八千,伤七千。经这一战后,新乡的秦军只剩十一万五千和六万五千的伤兵,韩、赵联军只剩十二万五千和四万五千伤兵,但新乡城内尚有近三十万的韩民。


  三天后,韩王纠集新乡十三万韩民连同十二万韩赵联军(韩赵各六万)向获嘉、新乡两邑的秦军反扑。两邑秦军连同伤兵共十八万急忙组织起来,据邑退敌。韩王正想攻邑,一支从安邑开来的五万秦军奔跑而来,韩王见状,只好收兵回新乡和秦军对峙。


  原来,宣太后闻讯韩王全民皆兵,秦军在攻克修武、武歩、原阳、新乡、获嘉五邑时伤亡惨重,即命留守安邑的五万秦军疾奔新乡。同时迅速在运城、韩城、渭南等地招得五万兵勇,又于三日后开赴新乡前线,将六万五千伤兵全部撤回安邑做后勤兵,一边养伤一边运送粮草。这样,获嘉、新乡两邑的秦军又是二十二万生力军,这就比十二万韩赵联军强了近一倍,不过,新乡还有近三十万全民皆兵的韩民百姓,想把新乡攻下来还是很难的。


  六月天气炎热,秦军这月没对韩赵联军进攻,只是正面封锁,时间一长,新乡韩民粮食没人接济,便成问题了。到了七月,安邑秦军的六万五千伤兵基本都已复元,宣太后命三万开拔前线,其余运送两处战场粮草。在这一个多月里,韩王勉强将十三万韩民编作军队,名义上又有二十五万联军,但新编的战斗力实际减半,到了七月后,城内粮食将断,二十万韩民恐慌不已。六万多赵军对守护也已感到有些信心不足了。


  七月十五日,二十五万秦军兵分两路攻打新乡,韩赵联军抵挡不住,退进城内继续负隅顽抗。哎!韩王勉强拼凑的韩赵联军虽为二十五万,再加二十万全民皆兵的韩民就是四十五万了,而这韩民在此国破家亡,无路可逃的情况下,势必以死相拼,这秦军攻打了数日,依然攻不破,虽然韩民死伤十万之多,秦军也死伤近五万。只好又暂停下来。


 


  郑太后见秦军久攻不下,决定帮秦军一把。于是,于七月十八日下令开封十万复员军渡过黄河,接替云程十万大军,进驻封丘把守渡口,又令云程一军进击新乡。七月二十日,楚将云程十万大军攻占延津(县),进击新乡。并向城内传话:"奉太后旨令,新乡韩民和赵军均可从北门离去,楚军不追不拦不杀,愿意投降的,予以优待,负隅顽抗者,城破必杀之。"


  新乡韩赵联军和韩兵见楚军杀来,顿时慌作一团,韩民听了楚将云程这番话,顿时涌动,纷纷丢掉武器,向北门逃去,韩王喝制不住。


  秦军一见楚军进击新乡,即向新乡进攻,六万赵军见大势已去,只好夺北门向安阳逃去,到了鹤壁地界,昭阳楚军真的没有拦截,任由赵军北去。十多万韩民逃到鹤壁后,大多不想再北逃了,愿意归顺大楚,楚军将这十多万韩民暂时安置于淇、滑两县,等战事结束后再带他们返回楚地。韩王的二十五万全民皆兵而来的军队怎抵挡得住秦楚将士的攻击,一个时辰不到,新乡城被攻破,秦军见韩人便杀,韩王装扮成韩民随大队百姓从北门溜走,被混逃到赵国的安阳。二十多万全民皆兵而来的韩军几乎全部被斩杀。只有少数装扮成韩民百姓随韩王逃到了赵国。


  随后,楚将云程转告秦将王彪向寿:"奉郑太后令,新乡归秦,交给两位将军了。安阳的赵军,楚军能对付,濮阳的齐军不日将破。你等可速率军队驰援晋中,晋中破之有望了。"说完,遂领十万楚军往北去了。

上一篇:陈胜吴广一同起义,为何立陈胜为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