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秦朝文献>> 三国尚相互牵制,秦为什么能灭众国?

三国尚相互牵制,秦为什么能灭众国?

更新时间:2011-02-25 14:43 互动:大秦王朝 点击次数:

  魏蜀吴之间,尚存在一种相互牵制的平衡,惧怕另两家联手对付自己。秦为何能灭掉那么多国家?那些国家为何不群起攻之,秦当时的军力再强,还强得过二战的轴心国吗?


  三国和战国的环境是不同的,三国中,尽管魏国稍强,但决计灭不了壮盛时代的蜀吴,而战国时期,秦在商鞅变法前,实力便强于6国,变法后,秦更是国力强盛之极,     另一方面,从地理位置说,三国时期,魏蜀吴三国接壤,且吴有长江,蜀有秦岭,都是天险,魏国力所不及,而战国时期,和秦接壤的都是如韩,魏等小国,真正的楚,齐等大国和秦相距甚远,这样便构成了大国想打打不住,小国打住不想打,所以秦是在一个相对于安全的环境下成长的,       第三,三国时期,赤壁1战极大的损伤了曹操的实力,而往后的定军山,合肥等大战曹操也是损兵折将,无力再攻,而战国秦却没有过大战,实力得以保留,第四,秦有商鞅,有韩非子,这些不世之才很快拉大了秦和六国的差距,而三国呢,人材反面,仿佛都是实力至关,这是我的看法,完整自己手打字,但愿对于你有匡助。


  1、商鞅变法为秦国统一奠定了经济基础,这是秦完成统一的根本原因在战争频繁,吞并不断的战国时代,任何国家都想要生存就务必改革图强。由于旧的社会制度已经不适应新形势的发展变化,因而战国七雄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与变法,吴起在楚国变法、李悝在魏国变法、商鞅在秦国变法等。其中秦国的商鞅变法是最完全,最得的成效最大。


  变法前的秦国是战国七雄中较弱的一个国家,在各方面和6国相比都对比后进,据《史记·秦本纪》记载:“秦僻在雍州,不和中国诸侯会盟,夷狄遇之。”秦国的疆土常被外族强占,政治黑暗腐败,争权夺利。胸怀大志的秦孝公在公元前356年任用商鞅进行变法,通过变法在经济、政治与军事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到秦始皇即位时其综合国力已经远远超过6国的任何1国成为当时独一的“超级大国”。据《荀子·强国篇》记载,说秦国的政治是最佳的,戎行是无敌的,即便是六国中最强的魏国戎行,如碰上秦军,也无疑是螳臂当车。可见秦国已经具有统一全国的前提,统一非秦莫属。


  2、6国的“画蛇添足”是秦能统一全国的外因。


  面对秦国统一趋势的加强,6国并不是都情愿束手待毙,被秦逼急了,也千方百计的谋划对付秦国的策略,但却谋划不到点子上。譬如韩国作为离秦国最近的一个国家,是秦早就想吃的一块肥肉,韩王也自知千钧一发,因而想尽办法以保留自己,然而他所作的努力对于自己却毫无用处,反而帮了秦国的大忙。开始是想用黄金孝敬秦国使其高抬贵手,当没有黄金时就出卖本国的美女,而美女的价高达3千金,当时也只有秦王肯出这么高的价。韩国又将所卖之黄金奉送秦国。固然秦国绝不会因而而抛却兼并韩国的妄图,实际上是韩国白白的把美女送给秦王淫乐;此计不成,又施一计“疲秦计”,派水工郑国到秦国挽劝秦国修工程浩大的水渠,妄图使秦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投资在水利建设上,使其无力兼并韩国。而结果是,这在暂时使秦不能集中气力灭韩,延长了韩国的寿命,但渠(郑国渠)修成后使蜀中高原的土地都得到了灌溉,农业更为发展,秦国更为富强了。韩国的“疲秦计”实际上变为了“强秦计”。再比如说燕国,当秦兵兵临城下时,燕国太子丹征询太傅鞫武的意见,鞫武提出“请西约三晋,南连齐楚,北联合单于”的合纵之策,但太子丹急于求胜,觉得那是空费时日之策而没采用,而派荆轲刺杀秦王,妄图想通过杀秦王致使内乱而破之,结果是演出了荆轲刺秦失败的惨剧。即便真的秦王被刺,也不会象太子丹所想像的那样致使内乱,由于当时秦国已经具有了灭六国的前提,内部团结一致。6国君主的昏庸与各国的“画蛇添足”终究葬送了自己。


  3、秦王广纳贤才,以礼待之是灭六国的主要原因。


  秦国自秦穆公到秦始皇,对于秦内政外交作出突出贡献的贤臣都是来自外国,而6国用人大多限于本国,而且常常糟蹋从才。大家最熟识的李斯作为秦国的大元勋,他原来就是魏国人。被秦国重用后,封他为客卿。面对秦王下的逐客令,李斯写《谏逐客书》于秦王,使秦王及时取缔逐客令,保住了秦王得天下的有才之士。逐不逐客在当时是关系到秦兴亡的大事,恰是因为李斯、尉缭、茅焦、王翦、李信与蒙恬等宾客的献智献策才使得秦王政统一了天下,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倘若当时秦王政独断独行,李斯等客卿将会全体离去,秦的前程可想而知。正由于秦王能纳李斯之谏,李斯等才能继续为秦尽智极力,才能有尉缭等人材源源不断来投秦。尉缭是战国末期一个杰出的军事家,现存的《尉缭子》是他由魏入秦时所着,是我国着名的7部兵书《武经七书》中的一部,他的军事战略思想在秦并天下中起了首要的指点作用。秦王无比敬仰尉缭的才能,不但让尉缭享用和自己同样的衣服饮食,且在尉缭眼前表现得很卑谦。但尉缭和秦王相处后,认为和秦王共事很危险,秦王得志将会吃人,因而便逃走。秦王察觉追回后不但没责备或者惩治他,反而更重用他,封他为秦国尉,对于他是百依百顺(《史记·秦始皇本纪》)。秦王政广纳天下之才,以礼相待,而6国用人大多限于本国,而且常常糟蹋人材。“7国为争天下,都招四方游士,但6国所用为相的都是宗族及国人。如齐国的田忌、田婴、薛文;韩国的公仲、公叔;赵国的奉如、平原君。而只有秦国不是这样,开始与之谋国以成绩秦霸业的是魏国人卫鞅。其它如楼缓是赵国人;张仪、范雎是魏国人,蔡泽是燕人,吕不韦是韩国人,李斯是楚国人,秦都委以重任而不疑。而秦之所以能并天下,恰是因为依托了他们的气力”(宋·洪迈《容斋随笔》)。这就说明了秦国和6国不同的用人态度,6国不但用人限于本国而且糟蹋人材,乃至迫害人材,使其逃离本国,这在实际上“输送人材去赞助敌国”。战国早期的魏国是最先通过改革强大起来的国家,然而魏国君主因为不擅长用人乃至迫害有才之士,使之纷纭投靠外国。如大名鼎鼎的吴起、孙膑、商鞅、范雎、张仪、尉缭等,倘若魏国重用他们,加之魏国当时的气力,恐怕统一天下的是魏国而不是秦国,战国历史将会重写。而恰是商鞅在秦国的变法使秦国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一个后进的小国变成一个强国奠定了秦统一天下的物质基础;正由于范雎入秦纠正秦国内政外交政策的过错,在内政上履行照功行赏,因能授官的政策,对外则采用“远交近攻”的策略,使秦国成为七国中最强大的国家,恰是由于张仪入秦提出以连横破合纵的政策,应用六国间的矛盾个个击破。譬如,商鞅在魏国时,他是魏相公叔痤手下的一名小官,公叔痤向魏惠王举荐商鞅有治国之才,然而魏王不用,卫鞅在魏国得不到重用。据说秦王广招贤才,便投靠秦国。秦国在商鞅的辅助下通过变法逐步强大起来,魏国才懊悔当初没有听公叔痤的话。但这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况且有些有才之士在本国的处境是至关悲惨的。如范雎在魏国时,魏王派他跟随中大夫须贾出使齐国,齐王发现范雎很有辩才,因而派人赏给范雎十斤金与一些牛肉与酒,范雎拒不敢收。须贾晓得后大为恼火,以为范雎将魏国秘密告知了齐国,并将此事告于魏相魏齐。魏齐不假思索之下派人打断了范雎的肋骨,打掉了门牙。用草席包之扔于茅厕,并令酒客向他拉屎拉尿。后被人救起送入秦国。范雎原想尽忠报国,但因为丞相魏齐嫉贤妒能,导致将这个人材“输送”到秦国。


  4、六国间的不团结,不齐心协力是秦灭六国的又一外缘由。


  六国间倘若团结起来,齐心协力对付强大的秦国,那末获得成功是完整有可能的。譬如,前298年齐韩魏三国联合打秦国,攻入秦国函谷关。前247年,魏公子率关东5国出兵反击秦国,大破秦兵一直追到函谷关使秦兵不敢出战有十五年之久。然而因为六国间各怀鬼胎,各有各的打算与目的,致使他们间矛盾重重。因此不惜推广迁就纵容的“绥靖”政策,纵容秦国攻打他们的邻国。却不知“唇亡则齿寒”的道理,乃至出兵帮秦国去攻打他们的邻国,最后只好落得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下场。再譬如公元前259年,秦国进攻赵国,作为赵国邻国的齐国看不到赵国是他阻挡秦国的屏障,在长平之战时却袖手旁观,坐待5国消亡。秦灭五国后最后兵临城下,别无他途的齐国只有投降,齐王建落得个饿死松柏林中的下场。除此而外,韩、魏等国鼠目寸光,却和秦联合攻齐楚,实际上是在自掘泉台。


  秦王终究经由十年的统一战争,于公元前221年实现了大一统。综上所述秦灭六国是多方面的缘由造成的。同时也是历史发展的必定趋势“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阅历了长时间战乱与分裂的泛博人民群众迫切请求实现统一。秦的统一则顺应了时期的潮流。

上一篇:两千年前古代高速路秦直道发现大转盘 下一篇:秦朝武功:就算拼凑的刑徒军团也很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