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赵高>>李斯如何输掉了与赵高的疯狂对峙!

李斯如何输掉了与赵高的疯狂对峙!

更新时间:2011-03-15 10:37 互动:大秦王朝 点击次数:

  《百家讲坛》栏目中听王立群教授讲述《史记》,谈到“李斯之死”,王教授高度概括出这样的原因:


 


  李斯之所以死于赵高之手,是因为赵高是个阴谋家,而李斯是个政治家,政治家永远不是阴谋家的对手。


  王立群教授讲述历史旁征博引,有条不紊,是《百家讲坛》中博学派的代表人物,其师者风范令人感佩。然而这一次关于“李斯死因”的剖析却存在相当的商榷余地。


  关于“李斯之死”,史学及关心历史的各届人士均有不同的看法。其中趋同的结论是“李斯栽在赵高之手”,不同的是“李斯为什么会栽在赵高之手”的深究。


  一个丞相死于一个宦官之手,是政治家和阴谋家的差别所致吗?


  蝇营狗苟的宦官赵高当然算不上是政治家,然而作为一个辅佐暴君二十余年,甚至在焚书坑儒方面助纣为虐的副手,李斯能逃出阴谋家的范畴吗?


  作为暴君的助手,李斯首先提出了焚书的建议。李斯的这个建议,使秦帝国统治所及之处,到处点燃了焚书之火,秦以前古典文献,除了秦国的历史书籍和“医药卜筮种树之书”,尽皆化为灰烬,中国古代思想文化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摧残――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难道这手段还不够流氓吗?


  纵观两千年国史,应该一目了然的是,所谓政治家与阴谋家是个合并同类项,唇齿相依,并无泾渭分明。


  我看“李斯之死”,是因为他只有贪心却无野心,从而导致手段不如赵高更流氓所致。李斯与赵高的区别,不是政治家与阴谋家的区别,而是“野心”所造就的流氓程度的高低。


  众所周知,李斯是“仓鼠哲学”的缔造者,老鼠“仓厕所两重天”情景令李斯深受启发并由此确立了自己的人生观,那就是仓鼠哲学――谋取好的位置,保住好的位置。这逐步成为中国历代基层官员普遍生存哲学,他们钻营有术却只看眼前利益,其流氓手段不够野,必被大流氓玩家所克。


  李斯从一个基层官员,当到“国家总理”,作为他的抱负,这已经是登天到头了。仓鼠的最高理想只不过是钻到好地方吃饱喝足,决没有想过自己独霸天下。所以,在争权夺位上,手段不够野。


  而李斯的对手赵高虽然出身低贱,但野心却远在李斯之上。从赵高步步为营的手段上看,他的最终目标是皇位――学习嬴政好榜样。这可是仓鼠李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秦始皇用法家之术,一统天下,做到了国君的极致,他的威风勾起了无数人的皇帝梦。从落魄的贵族子弟到市井二流子,直至“不完整的男人”,都想“大丈夫当如是”。


  从野心而论和流氓手段而论,赵高与项羽刘邦在同一条线上,而李斯根本是不入流的。所以,赵高与项羽刘邦,都是天下的大玩家,李斯却只不过是诈着胆子被胁迫的参赌者。


  把最高理想设定为皇帝的宦官赵高,犹如一支野性十足的“老猫”,一步步玩死了“仓鼠”李斯。他先利用李斯的贪心怕失去既得利益,胁迫其参与政变,而后又利用其野心不足抢占制高点反守为攻――流氓无底线,野心无极限。这就是赵高之才,高于李斯之处。赵高淘汰李斯,只因前者比后者更流氓。如果说李斯的流氓度是三级的,则赵高为A级。一个想当皇帝的人,以大流氓手段弄死一个只想保住“仓鼠”之位的人,岂不正好“一物降一物”?!


  总结李斯之死,果真是成也哲学,败也哲学。


  “仓鼠哲学”成就了他的官场之路,但最后却束缚了他的手脚。乃至作茧自缚,无法升级为大流氓,终被大玩家老猫赵高所克。从抱负来看,他不是什么大政治家,只不过是个大一点的官僚,这样的官僚无论怎么折腾都是“鼠类”阵营,无论从哲学的角度还是流氓手段上讲,他栽在没有底线的“老猫”赵高手中,是毁人游戏玩出的必然结果。

上一篇:血腥继承:皇帝驾崩的时候太子在干什么? 下一篇:末代皇朝为何多小人:秦始皇死后赵高搞风搞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