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赵高>>刘邦眼中“赵高”像一块难缠“膏药”

刘邦眼中“赵高”像一块难缠“膏药”

更新时间:2011-01-11 16:45 互动:大秦王朝 点击次数:

  胡亥在我眼中不过是《三国演义》里的“刘阿斗”而已,刘备一世英明却有个如此不争气的儿子,现在的秦始皇也一样。


  我就是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地追上最高,我要做赵高!我不要让人家再欺负我,我受不了了。我不要让别人欺负我,我要做赵高!我要做一个,最高的赵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高!


  秦国?秦国是什么鬼地方?这到底是什么破地方啊?这是什么地方阿到底。


  我也是从小红帽一步一步变成大灰狼的,你刘邦也一样,日后还是朱元璋崇拜的偶像。


  刘邦与赵高密约:赵高杀二世开武关共同灭秦,刘邦军入关以后,分割旧秦领土为两国,由赵高与刘邦分别称王统治。


  就在项羽与章邯约降于殷墟的二世三年七月,一位使者进入武关,行色匆匆往秦都咸阳而去。使者是刘邦的密使,魏国人,名叫宁昌。他肩负重要的使命,到咸阳面见秦丞相赵高。


  刘邦军抵达关中的南大门武关之外、章邯军投降的消息传来,秦王朝瓦解之势已定,项羽许诺封章邯为雍王,以秦军为先导入关的意图也很明白。尽早进入关中,占领咸阳,实现怀王之约做秦王,是刘邦念念不忘的政治目的。为了抢时间,刘邦与张良等谋士协商,决定派宁昌火速到咸阳面见赵高,说服赵高背秦降楚。比照项羽与章邯约降、许诺封章邯为王的事例,刘邦开出的约降条件是:赵高杀二世开武关共同灭秦,刘邦军入关以后,分割旧秦领土为两国,由赵高与刘邦分别称王统治。


  章邯军投降,刘邦兵临武关,秦王朝大势已去的形势,除了深居宫中行督责、求享乐的二世皇帝外,咸阳城内,朝廷上下,人人心知肚明。赵高与宁昌接触以后,决定开始行动。当时,丞相赵高权重,一手掌握政F,弟弟赵成为郎中令,严密控制宫廷。为了万全起见,赵高设计试探皇帝左右近侍,检测人心顺逆与否。八月的一天,赵高指使人到宫中献鹿于二世皇帝,自己故意指鹿说是马,二世笑话赵高说:“丞相怕弄错了,怎么把鹿说成是马?”赵高继续持论,于是二世问左右近侍。左右近侍们知道赵高别有算计,或者沉默不语,或者顺从赵高说是马,也有个别不识相的,说是鹿。二世大为吃惊,以为自己中邪失神,当晚恶梦不断,梦见车驾出行遇白虎袭击,左骖马被咬死。连续的怪事,让二世心中久久不怿,召来太卜解梦算卦。太卜算卦说,陛下奉宗庙鬼神,斋戒不明,现泾水之神作祟,所以有此不祥预兆。赵高趁机劝谏二世说:“鬼神不享,天且降殃,应当远离咸阳宫以禳息灾难。”于是二世皇帝离开咸阳宫,移居到咸阳北郊的望夷宫,就近泾水,准备沉四匹白马祭祀泾水之神。


  秦都咸阳,在渭水之北。咸阳内外,关中八百里,三百离宫别馆相望属。咸阳宫是秦王朝的正宫,在咸阳北原上(今陕西咸阳窑店牛羊村一带),是皇帝的日常居所,国政朝议的所在。望夷宫是咸阳北郊的离宫(今陕西泾阳东南蒋家乡与咸阳东北寒家乡交界的咸阳塬边),临泾水修建,可以遥望北方夷翟,所以得名望夷宫。赵高诱使二世到望夷宫,使二世离开首都,离开朝廷,离开政治和权力的中心,将二世孤立和封闭起来。指鹿为马,是赵高以算计测试人心,以权势强制舆论的手法。事后,赵高用法,将敢于称鹿者清洗下狱,对于沉默者示以颜色,逆我者亡,顺我者昌,进一步收紧了二世周围的消息通道,彻底地掌控了朝政和大臣。


  二世移居望夷宫,一方面远离都城朝廷,被孤立封闭起来;另一方面,他也终于离开了赵老师的直接监护,得到了解脱和自由。大概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将前方不利,赵高与楚军使者有往来的消息,传送到了二世耳中。二世不安,派遣使者到咸阳询问赵高。赵高知道事情紧急,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决定立即发动政变,诛杀二世。


  赵高迅速召集弟弟赵成、女婿阎乐密谋大事,说:“皇帝不听劝谏,如今形势紧急,有意归咎于我赵氏宗族。我准备易置皇上,更立公子嬴婴。公子嬴婴仁爱俭朴,他的话百姓皆会听从。”赵成是郎中令,掌管皇帝的侍从内卫,赵高安排赵成作为内应,在望夷宫内稳住部下的郎官们待命。然而,望夷宫的宫城进出警卫,由卫尉掌管,赵高不能控制。赵高的女婿阎乐是咸阳县令,掌握咸阳县兵,望夷宫正在咸阳县所辖境内。赵高命令阎乐诈称咸阳境内有盗贼,征发本部所辖咸阳县兵开赴望夷宫,强行攻入宫中与赵成会合,一举占领望夷宫,诛杀二世。为了万全起见,他将自己的亲家、女婿阎乐的母亲,移居到丞相府内暂住,既取安全的名目,也得人质的实在。


  咸阳令阎乐以盗贼入境的名义,征调咸阳县兵千余人,急急来到望夷宫门前,利用门卫正副长官卫士令和卫士仆射前来交涉的时机,突然下令将二人逮捕捆绑。阎乐诈称指责说:“有盗贼进入望夷宫内,为什么不制止?”卫士令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厉声反问:“皇宫周围,卫士营帐环绕,宫门警卫森严,盗贼怎么可能侵入?”阎乐不由分说,下令斩杀卫士令,带领部队强行攻入宫中。事出突然,郎官宦者大为吃惊,或者奔走,或者抵抗,抵抗者皆被杀死,死者有数十人之多。


  阎乐与赵成会合,用弓箭攻击二世的居所。二世大怒,召集左右抵抗,左右皆惶恐逃避。二世逃入禁中内室,身旁始终有一宦者跟随不敢离去,二世无奈说:“你为何不早将真情告诉我,以至于事态剧变至此?”宦者回答说:“臣下不敢说话,因而得以保全。假若臣下有所进言,已经早早被诛杀,等不到今天了。”阎乐带领士兵来到二世面前,数落二世说:“足下骄奢淫逸,放纵恣肆,诛杀无辜,暴虐无道,今天下同起反叛足下,足下自己决定去向。”二世说:“能否见丞相一面?” 阎乐回答说:“不可以。”二世说:“希望得到一郡之地为王。”阎乐回答不可以。二世又说:“请求得到一万户的封地为侯。”又被拒绝。二世尚存一线希望说: “愿意与妻子一道作庶人百姓,待遇比况诸位公子。”阎乐无意再听下去,说道:“臣下接受丞相的命令,为天下诛除足下。无论足下如何多说,臣下也不敢答应。”阎乐持剑逼近二世,迫使二世自杀。


  二世皇帝胡亥二十岁即位,从始皇三十七年八月主政到二世三年八月自杀,刚好整整三年,享年二十三岁。二世死后,以庶人之葬仪,草草掩埋于杜县南部的宜春苑中,至今坟丘尚存,在西安市雁塔区曲江乡江池村。

上一篇:赵高是怎样变成“太监”的? 下一篇:瞒天过海,赵高假诏立二世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