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赵高>>权阉赵高如何窃取最高权力?

权阉赵高如何窃取最高权力?

更新时间:2011-01-11 16:39 互动:大秦王朝 点击次数: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攻灭六国,统一天下,建立了大秦王朝。他苦心经营自己的帝国,梦想子君临天下,"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然而,"祖龙空作万年",秦始皇刚刚闭上眼睛,他的爱子宠臣就公然篡改他的遗诏,任意败坏他的法度,从内部动摇了帝国的根基。大秦王朝的帝业刚刚传到二世,就被风起云涌的农民大起义推翻了。历史是多么喜欢作弄人啊!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五次巡游东方。丞相李斯和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令事(掌管皇帝车马和机要文书)赵高等陪同前往。秦始皇的小儿子胡亥年已弱冠,也想随从父亲出游去开开眼界。秦始皇一向很喜欢他,见他有这个要求,也便允许了。其余的儿子,秦始皇一个也没让跟从。


  秦始皇离开咸阳后,首先到达云梦(今湖北江陵一带湖泽),然后顺长江东下到浙江。不久,又北上经江苏到山东,准备西返咸阳。不料,当一行人走到平原津(今山东平原西南)的时候,秦始皇却因劳累过度病倒了。虽经随驾医官多方诊治,却全不见效。


  秦始皇虽然大张旗鼓地修建自己的陵墓,却又最忌讳谈到死的问题。所以虽然他病得很厉害,大臣们却都不敢同他议论后事。好不容易捱到沙丘(今河北广宗),秦始皇感到自己实在病得不行了,才慌忙命赵高写遗诏给长子扶苏,让他把军队交给蒙恬率领,然后赶回咸阳,主办丧事。遗诏写好了还没有发出,秦始皇已经死在沙丘行宫。


  丞相李斯顾虑秦始皇的死会引起政局动荡,便找赵高商议道:"沙丘离咸阳一千多里,不是几天就能赶回去的,万一皇上病逝的消息传出去,准会引起天下大乱,最好是暂时秘不发丧,赶回咸阳再说。"赵高也同意他的意见。


  他们把秦始皇的尸体安放在一辆特制的"辒凉车"中,关上车门,放下窗帷,外面的人什么也看不见。这种车车厢上有排窗,闭之则温,开之则凉。他们指定几个亲幸的宦者驾车、陪乘,每天照常往车上送膳供物,如同平常。百官奏事则由陪乘宦者收受,悄悄交由李斯裁决可否,再假托秦始皇的名义发出。因此,除了极少数几个人以外,其他随行人众,竟没有一个人知道秦始皇已死。秦始皇一生行动诡秘,深藏不露,一般臣下罕见其面,因此,也没有人怀疑。但这些诡秘的措施,却为赵高施展阴谋提供了时间和方便。


  李斯叫赵高赶快派人把遗诏送出去,好让扶苏尽快赶回咸阳。不料赵高却心怀鬼胎,迟迟不将遗诏送出。


  赵高的父亲原为赵国的贵族,秦灭赵,夫妻双双被俘。赵父被处宫刑,其母没为官奴婢。后来,赵高的母亲与人私通,生下他们兄弟几人,并且都承了赵姓。按照秦朝的法律,奴隶的后代只能世世为奴。而且,他们兄弟几个也都要处以宫刑,在宫中服役。这种悲惨的遭遇,不能不使赵高产生一种仇恨的心理。赵高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他不甘心永远处于奴隶的地位,他要千方百计地爬上去,以改变这种命运。但是,怎样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呢?他清醒地认识到,可以利用自己在宫中这个有利条件,接近并取得秦始皇的信任,这样,自己就会有出头的日子了。赵高虽然身受宫刑,但智能并不低下。


  他生性狡黠刁滑,善伺人主之意。他看到,秦自商鞅变法以来,就是一个"以法为教"的国家。尤其是秦始皇,非常推崇法家,并信奉阴阳五行的"五德终始说"那一套。秦始皇认为周为火德,秦取周而代之,所以应该为水德;水德属阴,阴主刑杀,故严定刑法,"事无大小皆决于法",造成秦法特别严苛。赵高看准了秦始皇这个本质特点,于是就"以法为教"、"以吏为师",很快就精通了当时的显学--"狱律令法"。他能够强记秦朝繁琐的律令,又写得一手好字,而且仪表也不错。因此,秦始皇对赵高颇为赏识,提拔他为中书符令。这是一个负责宫廷车马和机要文书的宦官头目。


  官虽不大,但必须是皇上的亲信才能担任。这就使赵高有了一个既可接触国家机密、又可以接近皇帝以表现自己获取宠幸的机会。当时,秦始皇为了在全国推行文字统一,把原来繁琐的大篆(也叫籀文)改作笔画简便划一的小篆(即秦篆),又让丞相李斯撰写《苍颉篇》、赵高撰写《爰历篇》、太史令胡母敬撰写《博学篇》,作为范文颁行全国。可见秦始皇的赵高的器重和信任。赵高的第一步打算虽然实现了,但他并没有以此为满足,他想,狡兔尚有三窟,自己虽然得到了皇帝的信用,但秦始皇百年以后,自己又将依托何人呢?于是,他开始考虑秦始皇身后谁能继承皇位的问题。他对秦始皇的二十几个儿子的德行、才能、性格、爱好等各方面的情况,都有细致深刻的了解。按常理来说,长子扶苏宽仁忠厚、德才兼备,在朝臣中最有威信,继承人非他莫属。


  但是,因为他屡次劝谏父亲要宽仁待民,反对以严刑酷法来治理国家,所以常常激怒秦始皇。特别是他坚持反对焚书坑儒,更加惹恼了刚愎自用的父亲。秦始皇一怒之下,便把扶苏打发到上郡(今陕西榆林东南)去当大将蒙恬的监军。

上一篇:二世昏庸傀儡而治 赵高阴险指鹿为马 下一篇:赵高是怎样变成“太监”的?